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Happy Birthday, My Dear

今天是Dear奸妃的生日,她好像很寂寞...好吧,我就发挥我的强项,尽量吹水(毕竟在怡保吹水名校学的一技之长,不是盖的)逗她吧。虽然是讽刺成分居多,虽然气到她快中风,但她还是想和我说说话。我只能说:“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奸妃告诉我一件趣事,对我而言啦,但对她好像是一种伤害。是啦,我幸灾乐祸啦。反正明明知道我会到处宣传,还是要告诉我。没辙了吧?哈哈... 原来,“要不要吃饭?”是一种暗号啊。我总算大开眼界了,KL果然什么都有。那我以后哪敢问朋友要不要吃饭啊?
><

奸妃:你教我做律师要识博返人地嘛。
红豆:係啦。但係你次次都输俾我啊。我次次博返你,係要考你嘅应变能力啊。
奸妃:哇,原来你咁用心良苦啊?
红豆:係啦,你而家先知。T.T


奸妃:钟榆筠,如果我地响同一间学堂读书就好了。

红豆:边个叫你唔要读Local?
奸妃:读Local,我就去Terengganu了哦,成日研究龟蛋喔。

红豆:你做咩研究你自己?

奸妃:研究龟蛋哦?
红豆:
係啊,你做咩研究你自己?
奸妃:你...成日研究龟蛋,都见唔到人。
红豆:都唔错嘛,可以研究点样可以生出龟公同龟乸嘛。
奸妃:龟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豆:Terengganu都係靠海嘅嘛。
奸妃:隔住一片海喔。
红豆:我地企起海边,睇住海,好似见到对方咁啦。
奸妃:都听唔到声。
红豆:企起海边,睇住海,攞住电话讲嘢啦。
奸妃:都睇唔到你。
红豆:住相啦。
奸妃:企响海边,住电话,着laptop睇相啦?
红豆:嗯。

2个明明才22岁的人,却讲到这么长远的“计划”。

红豆:如果我地变咗老姑婆,我地一齐住咯?
奸妃:一齐住?如果我地80岁,咁咪日日闹交?老咗无力打交嘛,咪闹交咯。
红豆:你唔钟意?
奸妃:会吵到人地嘛。
红豆:我地搬去乡下住啦!
奸妃:你乡下,定我乡下?
红豆:搬到山卡拉嘅地方住啦,得我们2个,咪唔会吵到人地咯。
奸妃:哇,阵间我地攞
住拐杖打交都无力啊。
红豆:阵间我地闹交闹到假牙都喷出来啊!
奸妃:你咁暴力,阵间你无小心打死我点啊?
红豆:埋尸咯!
奸妃:80岁仲有力埋尸?

红豆:抌你起个边啦!
奸妃:我会发臭嘅喔,你顶得顺嘅啦?
红豆:我搬走啦,弃尸荒野啦。
奸妃:弃尸荒野?你...好快俾人查到嘅喔,得我地2个人住。
红豆:等佢地查到来,我都死咗啦。
奸妃:有一句话叫天网恢恢嘅嘛。
红豆:唔通你要我自杀,死起你隔离啊?
奸妃:哇,同月同日死啊?何其壮观啊~
红豆:啦。


P/s:无端端讲到80岁的以后,无端端讲到弃尸荒野。lol
P/s:80岁的我们,是怎么样的呢?(心境不老哦~)
P/s:生日快乐!

0 想什么丫: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