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08

朋友说

朋友说,我长得很像咸鱼,所以她替我取了“咸鱼”这个绰号,让我好气又好笑。其实已经不是只有一个人这么说了,是同时有两个朋友不异而同取的。难道我真的那么像吗?天啊!谁能够来救救我?

朋友说,因为我常常与其他三个女生混在一起,所以称呼我们为“四朵金花”。但我不大喜欢这个称呼,所以将它改成“四朵烂花”或“四朵残花”。这样听起来应该还比较贴切吧?呵呵...

朋友说,我讲的大陆话还不错,是个正宗大陆妹。所以如果不幸遇到警察时,一定要躲起来,不然会被捉回乡下的。老实说,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乡下来,他们又怎样送我回去呢?至少我另一个朋友还清楚知道自己是从印度来的大陆妹。。哎,我太可怜了吧!

朋友说,我们对宗教信仰要很虔诚,所以我总会三不五时看见她不管是吃饭或走路都在恍神。她说她在向耶稣忏悔,所以每次和她吃饭,我们都坚持坐在她两旁。因为这样她才能面对面地对着耶稣忏悔。很虔诚吧?但其实我还搞不清楚她真正的宗教信仰咯。哈!

朋友说,对人要有礼貌,无论别人称赞或讽刺我,我都必须感谢他或她。当然,当别人感谢我讽刺他时,我也必须对他或她说不用客气。瞧,我们很有礼貌吧?可是,通常换来的是对方的无言和气炸的表情。嘻嘻...

朋友说,不想让我心烦,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告诉我。就算我是其中一个当事人,我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事实。我不喜欢这样,甚至很讨厌这样,因为总觉得我不被重视。所以各位帮帮忙,对我坦白,好吗?

P/s:我知道那个有份替我取绰号的“燕窝”一定在那里偷偷地取笑我。。我知道的,你别不承认,你逃不掉的。
按这里继续 »

Sunday, June 29, 2008

心弦

为什么总是我
在你最需要依靠的时候
却无意中地
捅你一刀
明知道
你是多么的希望
能有一个人可以明白你的感受
可惜那个人不是我
我做不到


不是负担
不是重量
是发自内心的付出


按这里继续 »

心迹

这只是过渡时期,一旦熬过去,伤口就会慢慢结疤,不会再痛了。现在的我,需要的只是时间。

尝试着放手,尝试着独立,尝试着不再依赖。我知道这会是一段非常艰辛的路,但只要咬紧牙关,很快就会过去了。唯有这样,才能真正长大。

我想只刺猬,长满着刺,随时准备攻击,保护自己。所以,再也没有人敢接近我了。

我不奢望你时时刻刻想起我。不过,倘若你能百忙之中,还能抽点时间想想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按这里继续 »

Monday, March 03, 2008

心灵

我不想受伤,所以设法保护自己。结果,却把彼此都弄得伤痕累累。

为什么总是在眼泪过后,在彼此的心里,留下一个无法磨灭的痕迹?

曾经以其拥有的美好回忆,以慢慢地从彼此的记忆里消逝。

总是在别人的面前假装坚强,总是在压抑自己,真得很辛苦、很难受。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放过我吧!

为什么总要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再捅我一刀?如今的我。还不够伤痕累累吗?


按这里继续 »

Wednesday, February 06, 2008

心情

如果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我想当一棵树。

有人说,人在最伤心时,是哭不出一滴泪来的。我想,我还没到这个地步。

或许我不用再伪装自己,或许我不必再假装坚强,我应该做回自己,找个人依靠、依赖。我曾经拥有过,但是现在的我,好像快要失去了。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不要把得失看得太重。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因为我非常在乎我的一切。


按这里继续 »

Sunday, February 03, 2008

心声

好刺耳!我好像听见心碎的声音...

为什么我总是让你看见我的懦弱?难道,我就不能学者隐藏自己吗?

爱可以点亮整个世界,透出了光线。因为有你们,我的世界渐渐地有了曙光。

惦记着一个人,想要见他、关心他。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不是很痛苦吗?

或许,悲观这东西,真的会传染。我,传染给你了吗?


按这里继续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