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0

听话也有错

最近某人突然旧事重提,让我有点小难过,也有点讨厌自己。是因为太听话吗?或许吧... 不记得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一年前吧?)只记得凉粉哥哥说过的话。他说,女生有时候应该要“吊高来卖”,不应该随随便便答应别人什么什么的。好,我听进去了。

那时某人说要约出来见面见面,我忘了那时我的心情如何,还是我突然想起哥哥的话?就这样,我推辞了他。我想,应该是想起哥哥的话吧。那时,我选择了听话。结果... 到了现在,某人还在说我“吊高来卖”。我难过了,想起哥哥了。

哥,你教我的东西是错的吗?我不应该听你的话,对吧?

哥,我有点恨你了~~

哥,我回到怡保就要用这一招对付你了!!要见到我?下一年吧!
按这里继续 »

Saturday, January 30, 2010

Tiara Buffet 29/1/2010

昨晚上完Communication Corporate之后,我们一gang七个人(我师傅、我老公、阿妈、阿妹、洛虹、洛虹的情夫)就浩浩荡荡驾车去Tiara Hotel吃晚餐,爽!!这算是提前吃团圆饭吗?七个人挤一辆Wira,可以想象得到到底有多挤~~ 就这样挤着挤着,挤到目的地了。风景及不错美一下!哈哈~

我们拍的照片~~
上CC的时候
几有过年的气氛一下~寿司~~还有鲍鱼片哦!认识这么久,才有那么一张合照~~发娇~~ 哈哈
甜品~~ ^^
老公的杰作~~
全家福~洛虹表妹和红豆表姐洛虹、红豆、阿妈

10.30PM驾车回学校的途中,突然遇上警察的road block。快吓死我们了,七个人一辆车,谁不怕啊?还好没事,不然我们真的不用回去睡了,在警察局过夜好了。看来我们得去买TOTO或是万字了,连road block都遇上,之前还开玩笑说警察都回去睡觉了。我们还真是幸运啊!!呵呵~

Tiara 29/1/2010

P/s:这一餐还真是贵啊!我的RM49.50就这样飞走了~~

按这里继续 »

Friday, January 29, 2010

爆阿妈大锅!

今天我们照惯例,又坐Shuttle Bus去Town了。等阿妈租了她的漫画之后,我们就去爱人吃Brunch。阿妹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叫一壶唐茶来喝,结果我们就点了铁观音。一边吃着炒粿条,一边聊天,结果我和阿妹都被阿妈炸到好惨!!所以我和阿妹就说好要在Blogger毁掉阿妈的形象,哇咔咔~~

说到炒粿条,我就跟阿妈说,我们怡保以广东话为主,点菜当然是讲
广东话啦。我们怡保都不叫炒粿条,而是叫炒米面(米粉+面)啦,炒河粉(就是我们所谓的炒粿条)啦,炒河粉面(河粉+面)啦... 结果阿妈突然说了一句:“那,炒河马嘞?” 我和阿妹被炸!!后来聊着聊着,我们说到炒粿条会加的料,例如:虾、蛤、蛋。蛤的广东话是“si hem”嘛,阿妈突然又说她要加“si hang”(屎坑)。我们再次被炸!阿妈!我还在吃东西啦!!你想家也不用酱子吧?

忘了阿妹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只是记得阿妈很没有仪态地喷茶!yer...
阿妈好恶心!!吃着吃着,炒粿条的Uncle把爱人弄得“乌烟瘴气”,好多油烟啊!结果... 阿妈很白痴地说... “哇!好多雾哦!好像在云顶啊!如果坐在冰箱里就更像了!” 我顿时好想哭,我吃不下了。阿妈,放过我吧!!

吃完了炒粿条,慢慢地饮茶。阿妈喝完了自己那杯,想要再添一杯。只
是这样就算了,无奈阿妈情不自禁地唱着“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我真的好想假装不认识阿妈哦!!呜呜~

铁观音~阿妹饮茶~
按这里继续 »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原来我真的不了解他

突然发现身边的一个朋友,
变得有点陌生。
还是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应该是我不了解吧...
平常在别人面前一副嘻嘻哈哈嘴脸,
原来抱着一颗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心,
一颗我们捉摸不到的心。

突然在msn写着“Leave me alone”的字样,
那句子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我很常用,
陌生是因为我没看过他用,
根本没法想象他会用吧。

突然觉得自己不配做他的朋友,
我不开心的时候,
他会安慰我;
他不开心了,
我什么都做不到,
有点愧疚。

对不起,朋友~
按这里继续 »

Friday, January 22, 2010

Crazy Family 疯狂家庭(二)

原本一个小小的变态家庭,现在已在慢慢的扩大着,而且名字也越来越怪!本来我们已经有一个大姨妈了,可是大姨妈却不好意思认我们。现在我们替她找回失散了二十年的女儿洛虹,也就是阿妈的外甥女、我和阿妹的表妹、阿弟的表姐。大姨妈终于接受我们了,而且我们还有个大姨丈。本来我还想叫大姨妈替她儿子取名叫“卫生棉”,可惜我们找不到他的儿子,阿妹就决定称呼大姨丈为“卫生棉”,好恶心、好变态的名字!最近我们几姐弟发现阿妈有个私生女,可是阿妈死都不承认,让我的妹妹流浪街头,好可怜哦~

由于我的其中一个花名叫“红豆”,我的家庭成员似乎很想套关系,纷纷为自己改一个有“豆”字的花名。阿弟要“绿豆”,阿妹没得选择,因为之前我们替她改过一个花名,取名“肚兜”。轮到阿妈了,我想了想。嗯,叫“尿兜”吧!阿妈原本就是一坨屎,取名“尿兜”最贴切不过了,不是吗?洛虹听了,赶紧走快两步,假装不认识我们~~ 我也快被自己的“创意”炸到了~~

P/s :至于阿公,我跟他还不是很熟,所以还没介绍他。迟点先啦~
P/s :洛虹表妹突然说她有一个儿子!我突然升格变成表姨,阿妈变成姨婆了!!
按这里继续 »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闲掉~

最近我的口头禅竟然变成“闲掉”。我想这不只是口头禅咯,我发自内心的声音咯,简称肺腑之言... 因为最近发生的人、事、物让我有这样的感觉,不过最让我闲掉的,当然是CC那个烂老师啦,阿不然还有谁哦?上个星期是他的第一堂课,就那么第一堂课,他竟然有本事惹起公愤。擅自改我们的上课时间就算了,无端端又说要讨论另外一个时间。我一直听到他说“tutorial,tutorial的”,以为他要定一个tutorial的时间,OK咯。

可是前几天,听阿妹他们说CC换去星期四下午3点,原来不是tutorial的时间,是我们上课的时间!!闲掉咯~ 我下午5点有课勒,要我累死啊?连续4个小时,要我们的命咯。原本已经打算今天会累死的,可是刚才阿弟临时告诉我说今天下午的CC取消,换去星期五的下午5点,也就是之前我们register的时间!闲掉咯,兜兜转转还不是原本的时间!很无聊的啦他!顶不顺!!啊!!
按这里继续 »

Sunday, January 17, 2010

抉择

今天特地跑到露台打了通电话回家,原因?当然是怕我哭的样子吓到阿妈啊!不出我所料,姐姐已经告诉阿咪发生什么事了。阿咪似乎比我还激动,教我怎样跟Puan欧利安娜讲,叫我明天记得扮得可怜一点博同情。我想,我还没开口说话,眼泪就先流出来了,还需要扮可怜咩?

爸爸还问我,要不要回去西马念书。我哽咽了一会儿,没说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只是之前我一直说我会忍,忍过这三年就好了。阿咪在另一头一直讲,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我哭得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嗯”和“哦”的声音。我想,她应该听到的,她知道我哭着的。

盖了电话,洗把脸,回到房间去。阿妈还问我出去做什么,怎么哭丧着脸回来。哎~ 坐在书桌前sms老公,告诉他爸爸问我的问题。他问我答案,我叫他猜。他竟然猜到我会继续留在这里,果然是我的老公,知道我的想法。可是他给的理由竟然是,我不会离开是因为他在这里(天啊!他竟然知道!?我有酱明显吗?)
可是现在我的思绪有些动摇,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是不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我离开,那我就浪费了过去半年的时间耶?那我之前做过的东西不就白费了吗?我...该怎么办?
按这里继续 »

Saturday, January 16, 2010

哭泣的心

不曾有过酱的感觉,突然更加厌恶UMSKAL。上个礼拜听Puan欧利安娜说,这个sem的SEJATI有camp,可能在农历新年前的5/2/2010至9/2/2010。好咯,没办法,我能说什么?只能skip class啦。可是今天去上SEJATI课的时候,Puan欧利安娜突然说要换去17/2/2010至20/2/2010去camp。我、盈琏和佩瑜顿时晴天霹雳!那个时候是农历新年的一个礼拜假期耶!?要我们去camping?怎么可以啊?新年耶!!我们要回家过年啊!况且机票都买了,还蛮贵的勒!

想要要求换日期,可是因为班上只有5个华人,90%是马来人(马来人肯定不回家啊!),只有少数的印度人和土著回家乡(我认识的只有2个,共有7个人肯定不能参加camping)。我们赶紧说出我们的难处,“买了机票啦”、“佳节的机票贵啦,再买的话会很贵啦”等等。我们没有说谎啊,还有证据的勒。刚巧今天有一个朋友的朋友生病了,必须临时回家,机票钱大约RM400哦!!只是单程耶!!更何况
Puan欧利安娜要在农历新年初四去camping,也就是说我初三就要飞回来了... 我和盈琏突然好像哭,可是我忍住不在班上哭,在心里哭;可是盈琏已经默默落泪了... 谁会懂我们的感受啊?

突然觉得很不公平,为什么马来人过年就可以提早一个星期回家,lecturer甚至会在放假前就不上课了。而我们华人呢?我们只是想在家乡呆一个星期,只是一个星期都不能吗?为什么要选在我们的佳节camping啊?如果要你们在家乡过年3天再跑回来camping,你会怎样?你不会疯掉吗?我们华人已经没在班上吵了,只想私底下聊聊,可是
Puan欧利安娜假装听不见,没理会我们。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偏袒马来人了,连我这么迟钝的人都看得出来,还有谁看不出来啊?连盈琏脾气这么好,也被她弄得这么想杀掉她。

我不懂怎么取舍,Puan欧利安娜说这次的camping会有practical,占35%,我快崩溃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地方,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第一次那么想家... 我好像快撑不住了,好想回家... 我和盈琏一整个下午都被搞得没心情,两个苦瓜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再加上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我真的快爆发了,我的心下雨了。回家路上,一直在想怎么解决我的问题,想着想着就哭了。回到房,Ceci和阿妈看到我哭着回家,有点吓到,不知所措。我静静的走到书桌上继续哭,她们也静静的不打扰我。对不起阿妈、Ceci,我心情真的不好...

Sweetie建议我还是回来camping吧,反正农历新年每年都有,而且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没话说...只有眼泪...
按这里继续 »

Friday, January 15, 2010

不爽!!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一个lecturer这么的反感,而且是全部1st year SSIL的学生哦,约150人左右。他做了什么?嗯... 该从上个礼拜说起吧。原本定在星期五下午5PM上Corporate Communication(简称CC),但他却迟迟没有出现,大家以为class cancel了,大约5.30PM就各自离开,谁知lecturer竟然7PM出现,以为他的课是7PM开始的,结果学生全跑了。这应该怪谁啊?

好吧,后来大家都说我们CC的上课时间换去星期五晚上7PM上了,虽然大家都很不愿意,但有什么办法?后来我才知道International students在同一时间有课,上课的时候我看到其中3个竟然来上CC,难道他们翘课吗?最近的天气不知怎么了,一直反反复复,阴天、雨天、阴天、雨天,一直替换着... 到了上课时间,却突然下起大雨,大家都必不得已撑着伞去上课,虽然大家都有伞,但是每个人的长裤都湿了一大半。到了课室,每个人包括我,都在扭干裤子,有些还脱下鞋子,想要吹干鞋子,免得患上香港脚,还好我穿拖鞋...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以为lecturer还没到,原来他到了!只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能怪我们吧?连阿妈都说lecturer长得超像我们学校的guard,炸到~ 他要上课了,什么?怎么他讲国语啊?我们的课是以英语教学的耶,更何况
International students怎么听得懂啊?他说,他选择晚上上课,是因为他喜欢晚上,而且我们也不会因为晚上没有课而到处乱跑(什么烂理由啊?自己喜欢就喜欢嘛,说到好像很为我们着想似的)。后来他就跟我们讨论tutorial的时间,结果没有答案... 应该是从这个时候吧,他开始引起公愤了,很多人都开始咒骂他... 他在白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和联络方式,可是他的字体超小的~~

后来,他突然跑出去了,回来的时候竟然叫我们搬去比原本教室还要小的教室上课,还好刚刚好容纳到我们。开始上课了,可是他说的话好像是一堆天文数字,没有人听得懂。有些学生尝试问他问题或是不懂的词汇,结果他给的答案是~~ “我不是英语老师,去查字典...” 他让我想起Form 6的Chemistry老师“煎唔熟”,每次我们问了她不懂的问题
,她的答案是“ask God la~~” 他们都好像哦,是读同一间大学吗?

结果,很多人都开始不听课了,反正问他问题,他的答案永远是“
我不是英语老师,去查字典...” 问了等于没问嘛!有些人打算自己读notes,有些开始跑厕所,顺便透透气,有些尝试看他的slide,了解他讲什么,可是~~ 而我,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我看我读课本还比较了解。阿弟应该算是遭遇最惨的受害者吧,他开始以狂笑、大笑、傻笑等等来掩饰他的blur,看来CC lecturer把阿弟搞疯了!结果,他竟然说我们不专心!!天啊!我最受不了的是,他竟然把“UMSKAL”读成UMS“giao”耶!我听了我都想giao(客家话,哭的意思),好痛苦。我还真的怀疑学校是不是缺少lecturer,所以随便找一个扫地的或者guard来代替啊?

好不容易挨到最后,大家都带着空空的脑袋回去了。而我们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我们打算星期一集体去投诉他,或许能有点改善,不过我们最希望的当然是能换掉他!!看来很多人都有同感,都很团结一致地想去投诉他!!祝福我们成功吧!!
按这里继续 »

讨厌的大学生活

你可以想象一间大学如果没有水是多么的恐怖,学生是有多么的口怜吗?
想象天气一直不好,想晒干洗好的衣服而衣服一直都不会干的那种心情吗?
试想想学生愿意只围着sarung到tangki冲凉,冒着会生病感冒的心情吗?
再想象学生已经认命了、自认倒霉了、愿意大老远地到tangki去扛水、洗衣或冲凉,但是天公不作美的心情吗?

以下是UMSKAL学生日常生活的真实情况,但校方却从来没有做出任何改善,只是用红白蓝胶袋的布来围着tangki周围了事...

看得清楚吗?
这是一个只围着sarung,在雨天撑伞洗衣、冲凉的口怜学生!
你看过酱的大学生活吗!?
听说去年有5%的UMSKAL学生是因为缺水的问题而退学,夸张吧?
按这里继续 »

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缘分?

昨天和老公聊天,聊着聊着,他突然说不想在Labuan过他21岁的生日。21岁的生日,酱重要的日子竟然是在这个荒岛过,很口怜~ 由于我和他的生日只是相差一天,他就提议一起庆祝,反正他生日就是我生日嘛(他是酱说啦)。 不过,我不大赞同他的庆生方式咯,很...夸张?不会形容啦...我跟他说,我不也一样在Labuan过21岁生日,一起过不会很惨吧?

他还说,他人生最重要的18岁和21岁的生日都过得不好,只因他18岁生日时在Kelantan过的,NS嘛。(咦?Kelantan?NS?我的也是在Kelantan勒!)问他在Kelantan哪里NS,他说在Gua Musang。(Gua Musang?我也是耶!)可是... 我告诉他我没去NS... 他就问我为什么不去,那我们那时就认识了,不用到了UMS还在sms... 我心想,我们也蛮有缘的嘛,NS和大学都同一个地方。他还说,如果我有去NS的话,那我们就可以一起庆祝18岁生日,而且他还认识3月29日生日的朋友。不过我觉得就算我有去应该不会认识他,我被动嘛。结果他说,一定会认识,因为他是男生和女生的桥梁...

后来想着想着,3月尾?NS不是结束了吗?怎么还会在Kelantan庆祝生日啊?原来,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我是1st batch的,而他是2nd batch的。结果的结果,我们两个都无言了。我顿时感觉到头上好多乌鸦飞过~~

* 现在我才知道我的未来岳母是她老公的第9任老婆,而我竟然跟她老公,也就是我未来岳父乱伦,成为他目前最小的老婆,排行第20。夸张吧?老公说他没酱快变心噢,我听着先咯...

按这里继续 »

正常?反常?

刚回来UMSKAL的时候,
很高兴宿舍的水龙头有自来水,
可是也很怕好景不常。

可是这几天,
水龙头开始没有水了,
还得跑到tangki去扛水。
无奈这几天下雨,
家里又没有水,
顿时觉得...

天啊!
这什么烂学校啊!?
我快顶不顺了啦!
没有水就算了,
还下雨不让我去
扛水。
我没水用了!!!
惨~
按这里继续 »

Sunday, January 03, 2010

倒数again~

在怡保的最后一个星期天,
快要回到那个不讨喜的Labuan,
有点感慨,
唉...

再见了我的家,
再见了电视机,
再见了我爱喝的汤,
再见了房间,
再见了床,
再见了一柜的衣服,
再见了Miao Miao,
再见了Honey,
再见了Sweetie,
再见了四朵金花,
再见了企街四人组,
再见了JJ、Ipoh Parade,
再见了TGV、GSC,
再见了KBox
再见了My Fm、988,
再见了!!

T.T
按这里继续 »

Saturday, January 02, 2010

《匿名的好友》

最近超级疯狂喜欢这首歌,大家请留心听播放器正在播放的歌吧!呵呵~

杜松混合茉莉的风 回忆里被爱
那股激动 天色好红

温柔好浓 在胸口浮现你的面容

一起活在这城市迷宫 提起你名字

心还跳动 却没重逢

只留下碰却又不敢碰的那种激动


也许我们当时年纪真的太小

从那懵懵懂懂 走进各自天空

该怎么说让彼此选择 但思念还转动


不能握的手 从此匿名的朋友

其实我的执着 依然执着

与你无关泪自行吸收
不能握的手 却比亲人更亲厚

但所有如果都没有如果

只有失去的温柔 最温柔


当又一次美梦落空 回忆里被爱

那股激动 天色好红

温柔好浓 在胸口浮现你的面容


也许我们当时年纪真的太小

从那懵懵懂懂 走进各自天空
那是什么 让彼此选择 又不仅是尊重


不能握的手 从此匿名的朋友

其实我的执着 依然执着

却决心和你不再联络

不能握的手 却比爱人更长久

当所有如果都没有如果

只有失去的拥有 最永久


杨丞琳 - 匿名的好友
按这里继续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