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期待

好期待!好期待!

好想快点到星期五,好想快点考完试,那我就可以去看电影了!在学校从下午5点到凌晨3点耶!只需Rm5就可以看全部的经典电影,看到你爽、看到你呕耶!真的很爽一下咯!

不过,我想我最期待的,应该是和傻婆Jacey去看电影咯。为什么?嗯...因为啊,Jacey有一种特异功能,她可以把悲剧变成喜剧!很夸张、很搞笑吧?对,她就是可以。就拿最近的经验来说吧,我在看“小娘惹”的时候,很感动很感动的时候,感动得很想很想哭的时候,她突然爆出一句很好笑的话,让我破涕为笑!很厉害吧?

但是我有点怕了,我怕我在和她看Titanic的时候,她又会把它弄成喜剧。那怎么可以啊?Titanic是我最爱的一部电影耶!一部让我很感动很感动的电影耶!真的让我很感动一下的咯!每次看Titanic这部电影,我都会哭到要死,我可不想因为Jacey,而改变了Titanic在我的心目中的印象。不要、不要、我不要!!


按这里继续 »

Saturday, August 29, 2009

释怀

一年了,已经整整一年了,他走了已经整整一年了。我原以为,我会在这一天哭哭啼啼的。结果...

一年前的今天,一年前的这一刻,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躲在房里哭泣着。是释怀了吗?我有点怀疑,我所了解的自己,不可能会酱的。我想,应该是最近比较忙,又或许身边有个傻婆和傻佬,让我忘记伤痛,无法哭泣。但是我应该至少不会忘记今天吧,对不起啊!!

你,应该看见了吧。我,没有哭、没有落泪、没有难过。你现在微笑了吧?想念你~


按这里继续 »

Friday, August 28, 2009

酱咯

每次朋友问我关于大学的生活,我只会说:“没有水咯!每天扛水咯!酱咯!” 老实说,现在的我已经习惯扛水的日子了,再怎么说我也扛了两个月了。

朋友说我很有毅力,每天坚持扛水回去冲凉,也不要学她们包着Sarung冲凉。而我的借口,总是“我没有身材嘛,酱去冲凉很歹势的啦!” 结果,那个死Jacey竟然说 “她没有胸部嘛,酱Sarung会掉下来的!” 实在太过分了!可恶的Jacey!怎么可以酱说我?就算是事实也不可以大庭广众讲我嘛!很伤人耶!我的心碎了!呜呜~

奇怪的是,我没有生气。我竟然没生气耶!或许,是我大量,不屑和大便计较!!哈~


按这里继续 »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一个人

今晚,我一个人,一个人坐火车去KL。有点小期待,毕竟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坐火车(有点白痴吧?)。坐在火车包厢里,等着火车开,好无聊。

傍晚6点了,火车准时开了,有点失望了。火车没有我想象中地快速,唉!好久没有看过西马的日落了,没有东马海边日落的那么浪漫,有点怀念Labuan的日落勒。

明早,我又一个人了...这一次,是一个人搭飞机回Labuan。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独自搭飞机,不过还是会感到孤单。一个人的滋味,不好受...


按这里继续 »

Monday, August 17, 2009

想你

八月到了
我有点
怕了...
因为我知道
我会想你

八月二十九日
我会永远记着这一天
也会永远在这一天留下思念你的眼泪
我很脆弱
我知道

或许在那一天
我会看见一颗特别闪亮的星星
或许那就是
你...


会听得见吧?



P/s:他们总说我想太多,他们不懂,不懂我的感受。我不想忘记你,就像你也不想把我忘记一样,我更加不想觉得自己对不起你,因为你曾经更在乎我...我现在才去在乎你,太迟了,对吧?
按这里继续 »

又...哭了...

那晚,我回来了,一个人搭飞机回来了。在飞机上发生了一些小插曲,心情不算很好,加上独自搭飞机回来,心情总有一点空虚。我在想,这次回来值得吗?心情总是在波动,有点...辛苦。

当然,在家人和别人面前我总会很开心,有时还会疯疯颠颠的;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想很多有的没的,就好像...现在。我,好像想念着那个不曾想念我的他了。恨自己!为什么我要酱?我是在干嘛?我是怎么了?我不要!我不是说过我要一个人的吗?我是要一个人的呀!我又...哭了...

想着想着,想起另一个你。想起你我说过的话;你我都曾经在星空下将彼此弄哭了,星星也跟着哭了、消失了;你我也曾经内疚过;曾经看着你离去的背影偷偷哭泣过...感觉上,伤心的眼泪多过脸上的笑容,对吧?



P/s:想念或许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如果在思念着一个不曾想念你的人,一点也不幸福...
按这里继续 »

Monday, August 03, 2009

一直有个念头
好想在海边看日出、日落
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每次去到海边
太阳已经下山了
然后我就像傻婆一样
头发被海风吹得很乱很乱
无言了

也好想能够一个人
在无人的海边
静静地看着日落
吹着海风
听听海浪的声音
就算看不到日落
看看皎洁的月亮也不错
可是哪有无人海啊?

海边每天都酱多人
不吵死我已经很好了
我只想偶尔浪漫一下罢了吗
有酱难咩?


按这里继续 »

不知道是我的问题
还是别人的问题
为什么身边的朋友一直在我面前讲废话
Jacey说是我的问题
可是我不觉得咯
怎么可能嘛
我有酱大影响力咩?
酱够力?
不是咯
一定是你们觉得在我面前
可以做回自己咯
哈哈



P/s:可是你们可以不要每天炸我吗?我很惨勒...
按这里继续 »

昨晚逼了金鱼佬说了曾经让他伤心的往事
不是我坏啦
只是想关心一下朋友嘛
其实是想八卦一下啦
他敌不过我就说了出来
听了之后
其实有点小感动
不敢在他面前落泪
不然他会不知所措的
我不再追问他
是怕他再伤心难过
因为我也不大会安慰人
赶快换个话题尽量逗他开心吧
金鱼佬,加油哦!
希望你能尽快修好那个对你非常有意义的手机哦!


按这里继续 »

Saturday, August 01, 2009

等死!?

最近H1N1越来越严重了
很多大学都被逼关了
说好听些是提前放假
事实呢?
就是要隔离嘛
那我的大学勒?

就等咯
虽然在大学里
已经有人中了H1N1
但是我们还能做什么?

有人说是大学的高层爱面子
迟迟不肯关
有的说我们将会在这个礼拜被赶回家
我不知道
反正不管结果怎样
我也不会回家的
回去西马更危险勒
我想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吧
最多大家抱着一起死啦!
哈哈


按这里继续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